中國西藏網 > 文化

心系康巴,筆耕不輟

趙心愚 發布時間:2020-03-05 09:5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2020年1月19日中午,驚聞楊嘉銘教授因病逝世,當時我在西南民族大學新校區,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不久前還在校園里見過面,怎么突然就走了。當天下午,作為同事與朋友,回老校區后我即趕到楊嘉銘教授家里悼念,并看望了其夫人李老師及女兒。記得幾天前在廣西民族大學召開的一次民族史會議上,中央民族大學喜饒尼瑪教授還問到楊嘉銘教授的近況,關心他的身體,我說楊老師因社科重大項目有些忙,身體亦欠佳,不過注意休息可能無大礙吧,過年我準備去他家拜望。中旬回成都后,又想年前不便去打擾,再過幾天去吧,沒想到就已陰陽相隔。未能在楊嘉銘教授臨終之前去他家拜望,真感失悔、自責。悼念之后,一直陷入哀思之中,除了在其家里表達了哀悼與緬懷之情外,我曾想動筆再寫點什么,但擔心寫出來難以反映楊嘉銘教授其精神與風貌,不如在心中永遠懷念。一轉眼,楊嘉銘教授駕鶴西去已近兩月,悲痛之中,我想還是動筆,寫寫自己的所思所想以悼念楊嘉銘教授,也讓關心他的人多方面了解這位著名藏族學者。


圖為作者(中)與楊嘉銘教授(左一)、降邊嘉措教授(右一)合影

  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經四川省民族研究所原所長李紹明先生介紹,我與楊嘉銘教授相識,當時他在康定民族師專工作,但我曾去康定師專兩次均未見到他,主要是在成都召開的一些民族研究或民族工作會議見見面。大約在90年代末的一次會議期間,聽楊嘉銘教授說想來西南民族大學(當時校名為西南民族學院)工作,安安心心搞民族文化研究。我聽了很高興,因楊老師已出版多部學術著作,也多次獲得四川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成果獎,在學術界有影響,已是省內民族研究方面的知名學者,而學校也正缺這方面的正高研究人員。回學校后我即向主要領導反映了此事,接著聯系,按規定走程序并開會研究。可能是好事多磨吧,直到2000年,才正式辦妥手續調入西南民族大學,先在民族研究院工作,后在學校民族博物館任館長,并擔任民俗學碩士點導師。

  楊嘉銘教授調到西南民族大學后,我因學校領導班子分工聯系博物館,與他在工作上的交往、接觸就多了,在學術研究方面的交流及合作也多了起來。上世紀90年代,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了《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志》,此志由甘孜藏族自治州州長阿稱及李紹明先生分別作序,對此志編纂給予充分肯定,認為此志在民族志編纂中“走出了一條新路”(李紹明先生語)。楊嘉銘教授擔任此志編寫組的副組長,擬定篇目并承擔多篇章撰稿及全志的統稿,在編纂中作出了很大貢獻。我曾仔細讀過此志,受益頗多,有些不清楚的地方早就想請教楊嘉銘教授,他調來后我們就經常談到這部志書,不論編纂中的得失還是調查、篇目設置、材料取舍等等,什么都聊。與他這方面的交談,我也受益匪淺,后來主持編纂《西康通志》啟發頗多。楊老師看起來話不多,有時甚至有點寡言,但談到康巴,談到家鄉的歷史文化,談到曾開展過的相關研究,話匣子一旦打開,往往就滔滔不絕,不僅語速加快,話音也漸增大。后來我們漸漸熟悉了,都是耿直之人,說話投緣,工作之余可以說是無話不說。楊老師對康巴的山山水水、民風民俗都非常熟悉,多是在我的請求下,在外開會期間的茶余飯后及休息時我們多次聊到化林坪、瀘定橋、跑馬山、康定情歌、茶馬貿易、川藏大道、果親王、岳鐘琪、明正土司及四川甘孜州、西藏昌都等地的民間傳說、服飾、碉樓、民族交融及唐卡、寺廟建筑,各地地名的由來也常常聊到。楊嘉銘教授還多次對我談起他的家庭,談到女兒對他的支持,話語間可以感受到那種親情與愛。他還不只一次給我談到他的過去與成長經歷,說他是在甘孜州長大,一直生活在康定,開過車,搞過建筑,完全靠自學,沒有上過大學,由于熱愛康巴,喜歡動腦動筆,所以逐漸走上了民族研究之路。在康定師專建校時他被抽調到學校,多年來養成每天不看看書、動動筆就覺得不舒服的生活習慣。楊嘉銘教授愛說,“人嘛,總要干點事。”“能為國家為家鄉干點事,心里高興。”此語樸實無華,并非豪言壯語,但反映出他對國家對家鄉的眷念與熱愛,也反映出他的人生態度。


圖為楊嘉銘教授參加2017年青藏高原經濟社會與文化發展中心年會

  由于熟悉了,在之后幾年時間里,我和楊嘉銘教授及其他同志一起申請并完成了四川省社科基金重點項目及國家社科基金規劃項目,合作出版了《琉璃刻卷——丹巴莫斯卡<格薩爾王傳>嶺國人物石刻譜系》《世界屋脊的面具文化---我國藏區寺廟神舞戲面具研究》及《西南民族地區面具文化保護利用研究》等著作。這些著作的出版,我們合作非常愉快,但調查、撰稿及與出版社聯系等,楊老師的付出最大。楊嘉銘教授逝世后,我每當翻開這幾部著作,當年在一起商議書名、章節安排、序言、插圖及書稿修訂計劃的情景就浮現眼前,總覺得楊老師的康定話還環繞在耳邊。楊嘉銘教授調到西南民族大學工作二十年,其開展的研究總與康巴有關。艾青在其詩中說,“為什么我眼里總含著淚水,是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楊嘉銘教授一生的研究總在康巴大地上選題,這是由于他心系康巴,熱愛這片土地及這片土地上的藏族文化。生于斯,長于斯,康巴的酥油糌粑養育了他,也就成為他一生魂牽夢繞之地。

  調入西南民族大學并擔任博物館館長后不久,楊嘉銘教授承擔了一項重要任務,也可說是經受了一次考驗。2001年10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31屆大會上通過一項決定,將中國著名長篇英雄史詩《格薩(斯)爾》千年紀念活動列入2002-2003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參與項目。國家民委及四川省都非常重視《格薩(斯)爾》千年紀念活動的開展,召開了相關會議,作出了活動部署。記得2002年上半年的一天,楊嘉銘教授來找我,說省民委、省《格薩爾》工作領導小組及辦公室開了個會,有個初步意見,準備與西南民族大學聯合在學校博物館舉辦“四川省《格薩爾》研究成果展”,并介紹說這個展覽是四川千年紀念活動的系列活動之一,由于規模較大,參加的領導及專家學者也多,先征求一下學校的意見。我說,這是好事,西南民族大學1951年建校以來就有專家學者研究《格薩爾》,出了不少成果也出了人才,民研院的陳宗祥老教授就是國內著名的《格薩爾》研究專家,這個展覽在我校舉辦選對了地方,我肯定向主要領導匯報爭取,但學校博物館人太少,辦個展覽涉及頭緒太多,您忙得過來嗎?當時楊嘉銘教授話不多,只說了句:沒得問題,我辛苦一下就是了。接下來,我向學校主要領導匯報,爭取經費并協調大會場地,但對外聯系省民委、省文化廳、省《格薩爾》工作領導小組及辦公室以及省博物館、甘孜州有關部門、成都地區相關院校就都是楊嘉銘教授出面,在博物館內部動員及展覽布置也由他總負責。記得在博物館內部動員會上,我代表學校也出席了,楊老師說的話不多,簡明扼要說了說展覽任務,接著就作具體安排布置。由于展覽場地定在當時辦公樓五樓經堂里,大會小會安排在四樓與二樓會議廳,他每天跑上跑下,帶頭作了大量的具體工作,又出外聯系相關部門、單位。原計劃四川省博物館所藏的多幅格薩爾唐卡參展,他多次去聯系,跑了無數趟,但因這些格薩爾唐卡是國家一級文物不能送到學校參展。楊老師又建議,原件來不了,可否拍照參展。經省里有關部門協調,省博物館同意拍照,他又趕去落實,拍照之后又制作大幅照片。經過多天的努力,“四川省《格薩爾》研究成果展”2002年如期在西南民族大學博物館開幕,展覽現場很熱烈,效果很好。參加這次活動的領導及專家學者對展覽很滿意,表示感謝學校,感謝博物館,對展覽相關的組織工作亦給予了充分肯定。這項重要任務楊嘉銘教授完成出色,經受住了考驗,也讓學校領導和同志們真正認識了他。當時就有同志講,這位才調來不久的教授肯辦事、能辦事、會辦事,應多調一些這樣的專家來。學校主要領導對此次展覽的成功舉辦也表示非常滿意,在有關會上對館長楊嘉銘教授給予了表揚,說學校發展中這類活動要多搞,要求認真總結。我向楊嘉銘教授轉達了學校意見,他只是憨厚地笑一笑,也沒談自己如何辛苦。此次展覽及幾年的共事中,我感到楊嘉銘教授真是個敢于擔當、言語不多、踏實做事的人。我想,這應就是孔子所說的“訥于言而敏于行”的君子之風吧。

  此次展覽對楊嘉銘教授之后的文化研究也有重要影響。展覽成功舉辦后,有次在學校召開的會上他對我說,《格薩爾》史詩是一個宏大的文化體系,除了史詩的流傳要繼續搜集、整理及研究外,相關的面具、壁畫、雕塑等藝術形式也應搜集、整理及研究。聽到此言我感到,作為學者,在忙工作之中他也在進行學術思考,提出這一看法反映出他學術上的敏銳。他赴丹巴在田野調查中發現莫斯卡嶺國人物石刻之后,思考之后又在原基礎上明確加上了石刻。在后來的一次學術會上,他便正式提出了這一學術見解。我想,此次展覽的經歷對他后來重點關注《格薩爾》藝術研究應有所推動。2017年,楊嘉銘教授以《格薩爾》藝術研究方面的積累和學養,獲得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格薩(斯)爾》圖像文化調查研究及數據庫建設。這一重大招標項目的獲得,說明他的學術影響,也表明他這方面的學術研究已處于領先地位,已是國內這一研究的代表性學者。

  記得2017年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選題公布后,西南民族大學社科處就投標書及團隊組建召開了專門會議,我因報出的重大招標項目選題中了也參加了會議。會上見楊嘉銘教授面色不太好,呈疲憊狀,就勸他多注意身體,多休息,建議他多找幾個青年才俊一起搞,并組建好團隊。2018年3月在西南民族大學民研院召開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集中開題會上,我們又見了面,他身體仍不好,顯然是抱病參會。記得2019年初在校園里見到他,人顯清瘦,我問他項目進展如何,身體怎樣。他說,還行,每天要看看資料動動筆,有時精神不好就只看看書。我說贈您幾句話:“讀書寫作且為樂,退而不休再出征;孜孜格學終不悔,華發兩鬢勤筆耕”。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拿到不容易,但壓力非常大,我因也承擔一重大招標項目就深有體會,楊老師又是一個認真的人,壓力可想而知。在欽佩的同時,我當時又一次勸他要注意休息,保重身體。誰知,此次見面之后,就再不能相見了。

  隨思緒就寫到這里。有的人可能要問我,在你眼中楊嘉銘教授是個什么樣的人呢?我說,是實干的人,實在的人;是勇于探索,永不停步的人;是心系康巴,功在桑梓的人!

  楊嘉銘教授安息!(中國西藏網 文、圖/趙心愚 作者系西南民族大學原校長,博導,擔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西藏地方志資料的整理與研究》首席專家)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一位樸實忠厚且有鄉土氣的藏學家

    2月下旬忽然得到楊嘉銘教授去世的消息,讓人驚詫的是,聽說去世的時間竟是1月19日。詢問其家人才知道,楊嘉銘教授生病后一直不想麻煩人。[詳細]
  • 憶恩師楊嘉銘

    前不久從朋友處得知楊嘉銘老師不幸去世的消息,這令我十分震驚。光陰似箭,往事難忘,恩師楊嘉銘的形象總是在腦海中縈回。[詳細]
  • 藏家小院里的歡樂新年

    2月29日,是藏歷鐵鼠年初六。今年的藏歷新年,曲水縣的群眾響應政府的號召,積極配合疫情防控工作。[詳細]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一 极速赛车10选1稳赢 二肖中特开奖结果 闲来长沙麻将下载安卓版 天津11选5是怎么玩 车联网有必要吗 下载贵阳微乐捉鸡麻 网上赚钱的平台 qq分分彩计算公式 湖南麻将怎么打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学生如何网上赚零花 闲来陕西麻将官网网址 陕西11选五一定有 能够在网上打鱼赚钱 重庆麻将倒倒胡口诀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