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化

憶恩師楊嘉銘

陶勇 發布時間:2020-03-03 10:3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前不久從朋友處得知楊嘉銘老師不幸去世的消息,這令我十分震驚。光陰似箭,往事難忘,恩師楊嘉銘的形象總是在腦海中縈回。我不禁想起這30多年,恩師言傳身教一直激勵著我在人生道路上求真向善,砥礪前行。

  我是1986年康定民族師專的第一批學生,就讀于藏文專業,楊嘉銘老師是藏文系的書記。記得開學第一課就是楊嘉銘老師給我們講授的入學教育,他帶有濃重的康定口音,滿臉微笑地給我們講授了當時國內國際的藏學研究動態,展望了今后藏學的發展狀況,并激勵我們學好藏文,將來為藏學研究作貢獻。楊嘉銘老師個兒不高,看起來有些瘦弱,但為人豁達、性格開朗,深得同學們的喜愛。在這之后的學習過程中,雖然楊嘉銘老師沒有擔任過我們的具體課程,但是他都能掌握每一位學生的思想動態和學習情況。由于我從小就喜歡歷史,進入藏文系學習后,對藏族歷史非常感興趣,但我的藏語言基礎較差,學習也比較吃力。楊嘉銘老師就耐心細致地對我進行開導:要學好藏族歷史,首先要學好藏文這個基礎,如果基礎不好,對歷史的學習也只能停留在較低的層次。他還給我介紹了學習藏族歷史必讀的一些書籍。

  楊嘉銘老師還是我進入藏學研究的領路人。我的老家在四川省甘孜州瀘定縣嵐安鄉,這是一個具有深厚歷史文化底蘊的地方,楊嘉銘老師早就想對此地開展調研。記得那是1987年1月,正值我們大二的寒假,楊嘉銘老師帶著王輝全老師和我,在春節之前,到嵐安鄉進行田野調查,我們一行三人在嵐安駐扎了一周的時間,走訪了不少上年紀的老人,對嵐安的歷史遺存進行了探尋,探訪了嵐安的獨特風俗,發現了不少不為人所知的遺跡和民俗。正是這次調研,使我真正走上了藏學研究之路。由于有楊嘉銘老師的言傳身教,在這次調研中我從楊老師那里學習到了很多書本上學習不到的知識,他教會了我怎么樣進行田野調查,怎么樣開展群眾走訪,怎么樣從眾多的走訪信息中找到有價值的信息,怎么樣做調研后的信息整理工作……總之,我從楊嘉銘老師那里學習到非常多的田野調研知識,還從他那里學到了治學的嚴謹態度。

  1989年我畢業后,被分配到康定縣新都橋藏文中學,由于當時條件限制,買不到想要的藏學類的書籍,我只好托楊嘉銘老師幫我從外地購買。當我假期里帶著自己所寫的論文去看望楊老師時,楊老師從他的書房內搬出了一大摞書籍,這些書不但有我請楊老師購買的書籍,還有很多楊老師贈送給我的藏學書籍,這些書直到現在我依然珍藏著。當我把所寫的文章交給楊老師修改時,楊老師不但認真地進行了修改,還提出了許多寶貴的建議。他說:你們剛開始寫論文,不要圖一上來就寫大文章,可以先從小文章、小調研報告寫起,要筆耕不止,當在某一方面有了積淀后,寫文章就能水到渠成。這些話讓我受益匪淺,至今都影響著我。

  光陰似劍,晃眼來到了2014年,這年我在四川省社科院民族宗教研究所進修學習。楊嘉銘老師的大女兒也在該所。我在她的帶領下多次去拜會了已經在西南民大退休了的楊嘉銘老師。楊老師不斷詢問我的近況,特別是最近幾年從事的研究狀況。當他知道目前我主要做民俗文化研究時,他以多年的積淀,給我提出了目前國內研究人員關注度較低的民族地方文化研究,為我指明了今后努力的方向,并對我說:目前很多人從事應用性研究,而忽視了基礎性研究,其實應用性研究是建立在基礎性研究上的。他讓我利用人熟地熟的優勢,多做一些基礎性研究。聽了這番話后,使我茅塞頓開。進修學習完成后,我回到甘孜州,經過長時間的調研,終于完成了《木雅藏族文化研究》(出版過程中),并請楊嘉銘老師為該書寫了序言。

  世事變遷,驀然回首,我的思念如風箏飛越千山萬水,只為尋找恩師手中的一根線。恩師,一路走好!(中國西藏網 文/陶勇 作者系康定民族師專藏文系首屆學生,現為甘孜州委黨校高級講師。)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