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化

尼瑪旺久:用堅持讓“久河卓舞”重放光芒

曉勇 曲杰 發布時間:2020-03-03 10:27:00來源: 西藏日報

  尼瑪旺久,生于1945年,西藏山南市瓊結縣下水鄉久河村二組村民。9歲開始學習“久河卓舞”,從事“久河卓舞”表演60余年,帶領“久河卓舞”登上了中國民間文藝最高獎——山花獎的殿堂。2018年5月,尼瑪旺久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傳承人。 圖為尼瑪旺久老人舞臺照。


“久河卓舞”表演現場。


瓊結縣民間藝術團在基層表演“久河卓舞”。

 
2011年,“久河卓舞”進入央視元宵晚會。


2017年,“久河卓舞”在十三屆山花獎頒獎現場獲得優秀民間藝術獎。.


瓊結縣久河村晨景。


2018年,央視品牌欄目《鄉村大世界》走進瓊結并現場錄制“久河卓舞”。


“久河卓舞”服飾裝飾之“煙絲袋”。


“久河卓舞”服飾裝飾之“墨水袋”。


“久河卓舞”服飾裝飾之擦鼻布。


“久河卓舞”道具之鼓槌。  本版資料圖片由 曲杰 倫珠澤仁 攝

  在西藏,“卓舞”又稱“果卓”,藏語本意是圓圈舞,“卓”意為舞,也有鼓舞之意。

  西藏山南市瓊結縣的久河村,就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久河卓舞”的發源地。作為流傳于山南一帶民間祈求吉祥的舞蹈藝術,“久河卓舞”被稱為西藏的“腰鼓舞”, 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 “久河卓舞”是藏族傳統舞蹈文化中比較特殊的一門藝術,也是現存世界各民族傳統舞蹈文化中最為古老的形式之一。

  2014年,“久河卓舞”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現年74歲的尼瑪旺久老人成為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

  在尼瑪旺久60余年的舞蹈生涯中,從未放棄過對“久河卓舞”這一民族文化瑰寶的探尋和拯救。他用一個“甲子”的時光,以夢為伴,踏歌而行,譜寫了一曲“久河卓舞”的壯歌。

  探源:1300年歷史的農人鼓舞

  山南市瓊結縣下水鄉久河村是一個普通的小村落,至今,在這個村落里,依舊保留著距今上千年,仍在民間流傳,且保有原始、質樸、稚拙風格的瓊結“久河卓舞”。

  對久河村而言,距今1300多年歷史的“久河卓舞”,是比藏戲形成流派最早的賓頓巴白面具藏戲還要古老的傳統舞蹈。它是民間震懾邪魔、祈求吉祥的舞蹈,被稱為西藏的“腰鼓舞”。西藏農耕文明發源已久的山南,每逢重大節日,都有跳卓舞的習俗。

  據說,卓舞是該舞創作者模仿雄鷹展翅動作而編排。幾十位舞者動作整齊劃一,邊歌邊舞,由慢漸快。慢時莊重、肅穆,富有立體感的旋轉舞姿,使人們享受到一種古樸莊重、威武剛健的藝術美;快時動作粗獷奔放,進入高潮猶如急風暴雨,激蕩人心。

  關于卓舞起源,可以追溯到苯教時期,在苯教的古籍《頓巴·辛饒傳記》中記載著“有人高舉經幡,有的吹起大號,有的擊大鼓……有的跳起‘宣’,有的跳起‘嘎爾’,有的擊鼓跳起‘卓’舞,有的唱起歌……”。在另一部苯教典籍《多色米》中也有卓舞的相關記載, 這說明“卓”舞早在雍仲苯教時期就已經盛行。

  民間對卓舞的起源地點說法不一。每一種傳說都明顯帶著對自己故鄉的偏愛。卓舞中關于桑耶寺的內容以及卓舞與桑耶寺關系的傳說則說明,這門古老的藝術在佛教初傳西藏的過程中,曾被賦予了新的生命力。

  西藏第一座佛、法、僧俱全的桑耶寺坐落在扎囊縣桑耶鎮桑耶村,桑耶寺及佛法的弘揚與久河村有剪不斷的關系。

  8世紀后半葉,吐蕃贊普赤松德贊動用全藏之力,修建桑耶寺。傳說,那時白天工匠們辛辛苦苦修建的墻壁,到晚上就被妖魔毀掉。為了迷惑鬼神,蓮花生大師從達布地區邀請了卓巴(跳卓舞的人)七兄弟跳卓舞鎮魔。當時,與雅礱河谷的卓舞隊一起受邀到海布日神山下表演鎮魔舞蹈的,還有來自不同地方的另外7支卓舞隊,包括來自乃東多頗章、桑日絨、瓊結和加查等地的舞隊,都屬于古稱“洛卡”的這片狹長河谷區域。

  桑耶寺修了12年,卓舞隊在海布日神山下便跳了12年。這12年里,各地卓舞隊頻繁的交流和切磋,使“卓”這一古老的舞蹈得以完善。除了傳統曲目,卓舞隊還創作編排了為修建桑耶寺歌功頌德的新曲目。在久河卓舞的卓舞歌詞中有多處專門描述桑耶寺修建過程的內容,比如:

  桑耶的土石何年堆積?

  桑耶的土石是子年堆積,

  沙丘般的土石從此得。

  桑耶的墻基是何年奠?

  桑耶的墻基是丑年奠,

  四足撐在地上從此得。

  桑耶寺內卓舞的壁畫,讓我們從另一個側面了解了“久河卓舞”的傳統面貌。目前已知的兩處卓舞壁畫,一處在大圍墻南邊的康松桑嘎林二樓,另一處是主大殿二樓回廊周邊一圈。對卓舞壁畫了如指掌的桑耶寺僧人達娃次仁說,當時的“卓”以表演各類圓圈“鼓舞”為主,可以隱約看出原始“擬獸舞”的影子,以及技巧性表演占舞蹈的主要部分等特點。

  這兩處壁畫應該是20世紀40年代的作品,但兩處風格不盡相同,是不同的畫家分期完成的。西藏大學藝術學院丹巴饒旦教授肯定地說:桑耶寺的這些卓舞壁畫是近代西藏著名宮廷畫師仲多欽莫·班覺杰布親率弟子繪制的杰作。西藏地方政府在20世紀40年代對桑耶寺進行的規模較大的維修工程在當時是轟動一時的一件大事,不但動用各地的能工巧匠出工出力,還邀請各地的畫師、舞隊、戲班、歌女、樂手、游吟詩人前來助興。班覺杰布是1905年生人,13歲時跟隨父親學習繪畫。在那一次的維修過程中,桑耶寺內外三層建筑內的壁畫、木構彩繪全部由班覺杰布負責組織。

  從對壁畫的研究來看,歷史上的“久河卓舞”與現今的“久河卓舞”幾乎沒有太大區別,至少在服飾、隊形、發型等方面基本相似。直到現在,身為卓舞的演員們仍然喜歡觀賞這些壁畫,并參照壁畫學習動作要領。

  據史料記載,“久河卓舞”創建時期舞蹈段落共分為12段,其中部分段落是模仿動物編排而成。另外,“久河卓舞”與西藏其他地方的卓舞有所不同,每段有不同內容,顯示出藏家兒女的熱情、好客、大方和對生活的執著追求,人們能從中感受到鼓舞奔放的氣勢和熱烈的氣氛。

  在今天,“久河卓舞”隊由數十人組成,動作整齊劃一,豪放而大氣。開場時由一位身披羊皮、頭頂面具的“卓本”(卓舞的領隊或指揮者)帶隊出場,站立中央指揮舞蹈的次序和鼓的擊法。

  歷經:在舊西藏靠跳舞乞討為生

  尼瑪旺久,1945年出生在久河村一戶農奴家中。9歲起,年幼的他跟隨父親及民間舞師洛桑學習卓舞。在他25歲那年,當上了“久河卓舞”舞師。

  在舊西藏,尼瑪旺久一家三代到西藏各地跳卓舞乞討為生,這在舊時的觀念里,還屬于較為低賤的行業。

  對年幼的尼瑪旺久來說,與“久河卓舞”是一出生便注定的命運。他既憑著一腔興趣,也源于其祖輩都以此仰賴生活,而毫無他念地、刻苦練習卓舞的各種技藝。

  那段跟隨大人學習表演的過程中,他小小的身影在村落的田間地頭,在烈日下或寒風中反復訓練。這讓他在成年后,一步步走上了久河村唯一一位對“久河卓舞”的歷史淵源、文化表現形式、藝術特色、舞蹈動作具有一定了解和造詣的民間傳承人。

  尼瑪旺久回憶道:“第一次參加雪頓節,風餐露宿,趕著毛驢,拖著行李和干糧,走了7天7夜才到夢寐以求的拉薩。由于是支差形式,在拉薩期間,還要馬不停蹄地演出七八天時間,幾乎沒有休息時間。”

  尼瑪旺久說,“久河卓舞”的服飾和裝飾是民主改革前,西藏地方政府的“仲科且”(意為俗官裝)服飾,裝飾上有銅制精美紋案的筆筒、上等布料做的墨水袋和煙絲袋、金銀兩種佛龕、上等的佩劍、刻畫龍圖騰的鼓、羊蹄做的鼓槌等。

  他說:“在當時,最隆重的服飾和裝飾只有我才能穿(注:當了卓舞的舞師才有資格佩戴)。一般的卓巴是不能隨便穿的。”雖是陳年往事,但顯然,老人說起這段過往,仍然掩飾不住內心的自豪感。一頭的銀絲長發,一張刀刻般褶皺的臉,也仿佛一同在訴說歲月。

  尼瑪旺久回憶,那時候學卓舞是為了支差。當時,卓舞表演者非常辛苦,每當日吾德慶寺有大型活動,他們常常是餓著肚子去表演,而最苦最累的就是從雪巴村(今瓊結鎮雪巴社區)跳著卓舞一路跳到日吾德慶寺,再跳著下到雪巴村,將近7公里的山路表演下來,整個身體完全就沒有了知覺,感覺半條命都留在了山路上。

  “而且,跳卓舞要留長發,為了躲避這種苦差役,大家會偷偷剪掉頭發,但無濟于事,不僅逃不了差,還會招來毒打。”尼瑪旺久說。舊西藏,卓舞表演隊就如同一群乞丐。他說:“我們的演出服裝都是用一小塊一小塊的黑氆氌拼湊做成的,放久了就會被蟲子咬得千瘡百孔,而演員們穿著這樣的服飾表演,經常會看到蟲子從身上掉下來。”

  生機:新時代救活了“久河卓舞”

  “西藏和平解放后,我因為有不錯的表演才藝,成了縣文藝宣傳隊員。改革開放后,我靠跳‘久河卓舞’到處打工賺錢,帶著卓舞出現在各種表演場合,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總能提及的‘名人’。”靠技藝吃飯,尼瑪旺久頗為自豪。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隨著老戲師的離世,尼瑪旺久成為“久河卓舞”的頂梁柱。當這條道路前景不明、充滿艱辛時,他想過放棄,可是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堅持,只為“久河卓舞”的保護和傳承,只為對藝術的一份信念和執著。

  1981年,山南市籌備首屆中國西藏雅礱文化節,“久河卓舞”成為被主辦方選中的“重頭戲”之一。“當時瓊結縣派人到加查縣找我,讓我回去教年輕人跳卓舞。”尼瑪旺久回憶說。

  1992年8月,尼瑪旺久帶著由80多個村民組成的龐大表演隊伍登臺亮相,那年是“久河卓舞”第一次登上大舞臺表演,深居鄉間的古老舞蹈由此走進大眾視野。

  尼瑪旺久老人感言:“久河卓舞被救活了。”

  如今,久河村有卓舞傳習所,相關保護經費被列入了財政預算,尼瑪旺久光榮地成為了“久河卓舞”傳承人,傳承卓舞藝術,培養卓舞藝術接班人。

  經過幾十年孜孜不倦的探索和追求,尼瑪旺久老人在“久河卓舞”表演方面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在表演卓舞過程中,他自己不僅是個表演者,還擔當起“卓本”(領舞者)的角色,控制著整個舞蹈動作和節奏。如今在久河村,尼瑪旺久老人已先后培養了80余名學生。對學生的每一個動作,他都要一一指點,親自示范,給年輕演員樹立了榜樣,還教年輕人做人、做事的道理。在老人的帶動下,久河村組建了卓舞隊,隊里的年輕隊員們經常到區內外表演,見識到了更大的舞臺,吃上了“文化飯”。

  正是因為尼瑪旺久老人的堅持,讓有著深厚的歷史底蘊和獨特藝術風格的“久河卓舞”得到傳承,并于2008年2月列入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4年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作為“久河卓舞”傳承人,尼瑪旺久坦言,很高興這一舞蹈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得到了各級政府的關懷和支持。他要把自己掌握的舞蹈技藝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年輕一代。

  這些年,尼瑪旺久也積極回應政府文化交流號召,克服年齡大、身體不適等帶來的種種不便,利用傳統節日和重要節慶活動,以及到區內外參加各種演出活動的機會,親自帶隊、親自上臺,只為將這門藝術發揚光大,讓更多的人了解、認識“久河卓舞”,讓更多的觀眾欣賞到這一古老舞蹈的風采,推進文化的交往交流交融。

  他先后率卓舞隊參加過2009年藏歷新年晚會;同年,在北京舉辦的“中國民族民間傳統音樂舞蹈展演”活動中榮獲CCTV舞蹈大賽民族民間舞蹈類銀獎;參加文化部在臺灣舉辦的“守望精神家園——首屆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產月”活動;參加文化部迎新晚會、《我要上春晚》,2011年“久河卓舞”《吉祥鼓韻》成功進入央視元宵節晚會,此次是繼參加《雅礱春潮》、世博“西藏周”后又一次亮相全國。2017年赴廣東參加第十三屆山花獎頒獎現場并獲得山花獎——優秀民間藝術獎等。

  60個春去秋來,尼瑪旺久跳成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從一位學徒變成了一名老師。歲月匆匆一甲子,滄海桑田一瞬間,他樹立了一座“久河卓舞”名揚天下和對藝術執著堅守的豐碑。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一